梦网集团(002123.CN)

梦网集团业绩颓势初现

时间:20-06-13 10:39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刊记者 胡楠/文

2019年,梦网集团(002123)(002123.SZ)实现营业收入32.01亿元,同比增长15.61%,继前两年放缓后,增速再次恢复两位数。

但是,上市公司利润却呈现出明显的背离,2019年公司实现扣非净利润-5.98亿元,同比下降1133.79%。

对于利润下滑,上市公司归结为报告期内向百利电气(600468.SH)出售其持有的辽宁荣信兴业电力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兴业电力”)86.735%股权,并将持有的部分不动产及设备资产协议转让给百利电气;考虑未来将不再经营电力电子业务,导致相关固定资产、存货等各项资产计提减值准备共计约3.50亿元。

表面上看,剥离经营状况不佳的电力资产可以使得梦网集团将精力集中于云通信业务,有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但实际情况真的如此乐观吗?

近年来,上市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云通信业务毛利率持续下滑,导致虽然其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但利润却是逐年减少;同时,前实际控制人持续减持公司股份,梦网集团的前景难言乐观。

核心业务下滑或引发连锁反应

2015年,梦网集团的前身荣信电力高价收购深圳市梦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梦网科技”)100%的股权,梦网科技的主营业务是为移动互联网各种 B2C应用提供运营支撑平台,并通过平台为企业提供移动信息即时通讯服务。

2016年8月,荣信电力对梦网科技并表并更名为梦网集团,不出所料,梦网科技为上市公司贡献了高额的收入及利润,将其从亏损的边缘拉回到正常的轨道。

2016-2019年,上市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8亿元、25.50亿元、27.69亿元、32.01亿元,其中梦网科技分别贡献营业收入14.35亿元、16.93亿元、18.53亿元、26.79亿元,占比分别为51.24%、66.38%、66.91%、83.70%。无论从绝对值还是比重的角度,梦网科技对上市公司营业收入的贡献都是逐年增加。

考虑到梦网集团自2016年逐步出售相关电力资产的影响,所以从净利润的角度更可以更加直观反映出上市公司对梦网科技业绩的依赖。

2016-2018年,上市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54亿元、2.48亿元、9070万元,梦网科技分别实现净利润2.58亿元、2.64亿元、1.99亿元,占当期上市公司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101.59%、106.32%、219.38%;2019年,上市公司净利润更是直接亏损2.70亿元,而梦网科技实现净利润1.85亿元。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电力及其相关业务常年“亏损”,而梦网科技是上市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

但梦网科技的业绩也出现了颓势,2016-2019年,梦网科技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44.85%、17.97%、9.44%、44.62%,净利润增速分别为0.10%、2.19%、-24.79%、-7.11%,利润的增速远低于其收入的增速,2018-2019年甚至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状况。

通过查询历年财务数据,《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造成其利润增速远低于收入增速的主要原因在于梦网科技云通信业务毛利率的逐年降低。

2015-2019年,上市公司云通信服务产品(前身为移动信息即时通讯服务)毛利率分别为34.41%、32.25%、29.47%、24.11%、18.06%。对于毛利率的降低,梦网集团在2019年年报中解释为,“主要是运营商提高了短信定价,而公司开展相关业务所需采购的短信是纯成本项,因此导致公司毛利率承压”;2019年,同样从事信息服务业务的吴通控股(300292.SZ)相应业务的毛利率也由2018年的21.72%下降至18.34%。可见,受运营商影响,毛利率降低是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

更需警惕的是,截至2019年年末,梦网集团账面商誉净值为25.15亿元,占其总资产的比重为42.23%;其中梦网科技期末净值为24.70亿元,梦网百科期末净值为4031万元。

而且,梦网科技业绩承诺最后一期(2016年)实际净利润为2.58亿元,而2019年,梦网科技在营业收入大幅增长的情况下仅实现净利润1.85亿元。

倘若未来梦网科技云通信业务毛利率进一步下跌,那么梦网集团必将产生连锁反应,可能需要对梦网科技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

巧设激励目标

推出期权与股票激励计划可以将员工与上市公司的利益绑定,有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对于梦网集团来说,“合理”的激励政策除了上述作用之外,更有助于缓解公司核心业务毛利率持续下降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但实际中,梦网集团所推出的激励方案设计及时间点更像是为管理层及核心管理人员发放福利。

2019年8月6日,上市公司发布股票期权激励计划,拟向403名激励对象授予4200万份股票期权,激励计划股票期权的首次行权价格为15.96元/股。其中,副总裁及以上级别授予股票期权数量640万份,中层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骨干2810万份,预留750万份。

同年10月,上市公司再次发布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拟向27名激励对象授予1340万股限制性股票数量,授予的限制性股票价格为9.02元/股;其中,副总裁及以上级别授予限制性股票695万股,核心管理人员645万股。

根据激励条款,上述两套激励计划的考核目标完全相同,均以营业收入为考核目标,而非实际经营所产生的利润,即以2018年梦网科技的营业收入为基数,2019-2022年各年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不低于40%、80%、120%、170%。

有意思的是,在2018年6月的另一份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中,梦网集团制定的考核目标还是以公司净利润为基准,而2019年却以营业收入为考核目标,为何前后考核目标变化如此之大?

通过查询2019年梦网集团云通信业务毛利率的变化过程,《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了一些端倪。据2019年上半年年报数据,公司通信业务毛利率为22.96%,而在年报中,该业务毛利率则为18.06%,显然,云通信业务毛利率在下半年大幅下降;而吴通控股相同业务的毛利率在2019年上半年为26.12%,全年该业务平均毛利率为18.34%,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了梦网集团云通信业务毛利率发生重大变化的时间点。

颇为巧合的是,梦网集团2019年激励计划推出的时间点与其核心业务毛利率大幅下降的时间点出奇的一致,结合“巧合”的时间点以及前后股权激励考核目标的变化,不得不怀疑其2019年激励计划考核目标制定的“合理性”。

前实控人精准套现

相比激励计划的设定,梦网集团信息披露的“技术”更值得推敲。

在2019年10月28日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中,上市公司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区间为3.35亿元至5亿元。而2020年1月23日披露的2019年业绩预告中却对2019年全年业绩进行了修正,从大幅盈利修正为亏损1.4亿元至2.1亿元,对于亏损的原因,梦网集团将其归结为剥离电力业务产生的影响。

有意思的是,梦网集团首次披露剥离电力资产的时间为2019年11月5日,仅比三季报的披露时间晚5个工作日,很难想象剥离电力资产是在这5个工作日做出的决定,并与对方签订了相关协议。

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10月28日至2020年1月21日,梦网集团持股5%以上的股东深圳市松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松禾创投”)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市松禾成长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松禾成长”)共计减持23次,减持股份1018万股,合计2.10亿元。

根据公司披露的减持信息,上述股份减持的价格区间为17.55元至23.75元,减持的价格区间接近梦网集团近年来股价的最高点。

另外,据企查查显示,松禾创投的实际控制人为崔京涛,而崔京涛就是梦网集团前身——荣信电子电力的实际控制人之一;同时,崔京涛还是松禾成长的第二大股东,持有其21.15%的股份。

无独有偶,在前实际控制人减持的同时,梦网集团的现任董事也加入了减持的大军。2019年第四季度,公司董事田飞冲、副总裁李局春与文力分别减持80万股、49万股、49万股,从减持的时间点和价位来看,不可谓不精准。

如此精准的踩点操作,有理由怀疑梦网集团为了协助上述相关方减持,在2019年三季报中对全年的业绩预计 “选择性”忽略剥离电力相关资产对业绩的影响。

核心业务毛利率持续下滑、高额商誉悬顶、上市公司前实际控制人及现任高管精准减持,在上述三大负面因素影响下,很难让投资者对上市公司的前景保持乐观。

针对上述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经向上市公司发出采访函,截至发稿上市公司未进行书面回复。